鬼谷子原文全文_鬼谷子原文全文阅读

       您好,很高兴能为您介绍一下鬼谷子原文全文的相关问题。我希望我的回答能够给您带来一些启示和帮助。

1.鬼谷子是一本什么类型的书

2.反以观往,复以验来,反以知古,复以知今,反以知彼,复以知此,是什么意思

3.《鬼谷子》捭阖第一(原文附译解)

4.鬼谷子道:口乃心之门户 怎么理解?

5.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的原文

6.《鬼谷子》:抵巇之术-查缺补漏与防患未然

鬼谷子原文全文_鬼谷子原文全文阅读

鬼谷子是一本什么类型的书

       《鬼谷子》这本书属于策略学、兵法类。鬼谷子著的《鬼谷子》一书并非等闲之书,它一直为中国古代军事家、政治家和外交家所研究,现又成为当代商家的必备之书。

       它所揭示的智谋权术的各类表现形式,被广泛运用于内政,外交、战争、经贸及公关等领域,其思想深深影响今人,享誉海内外。《鬼谷子全集》共4册,载有《鬼谷子》原文、注释、译文,并讲了相关历史故事。

       《鬼谷子》作为纵横家游说经验的总结,它融会了鬼谷子毕生学术研究的精华,其价值是不言自明的。该书作为纵横家的代表著作,为后世了解纵横家与道家的思想提供了不少的参考。

扩展资料:

       《鬼谷子》创作背景:

       《鬼谷子》成书于春秋战国时期,这个时期周朝衰微,无实际控制能力,中原各国因社会经济条件不同,各国间战争日益加剧。根据许倬云编写的统计材料,公元前722—前464年的259年中,只有38年没有战争。

       各国之间的竞争,也间接带动了经济、文化等方面的发展,于是一个新的社会阶层应运出现了,这就是士。他们来自社会的各个方面,地位虽然较低,但很多是有学问有才能的人,有的是通晓天文、历算、地理等方面知识的学者,有的是政治、军事的杰出人才。

       其代表人物如孟子、墨子、庄子、荀子、韩非子、以及商鞅、申不害、许行、陈相、苏秦、张仪等,都是著名思想家、政治家、军事家或科学家。

       由于士的出身不同,立场不同,因而在解决或回答现实问题时,提出的政治主张和要求也不同。他们著书立说,争辩不休,出现了百家争鸣的局面,形成了儒家、道家、墨家、法家、阴阳家、名家、纵横家、杂家、农家、小说家等许多学派。

       鬼谷子是当时的纵横家,也是活跃于外交舞台上的名士张仪、苏秦的老师,俗称“鬼谷先生”。《史记》的《苏秦列传》和《张仪列传》都说他们“习之于鬼谷先生”,“俱事鬼谷先生学术”。鬼谷子因隐居于鬼谷,以地得名。

       在战国时代频繁的外交活动和热烈的“百家争鸣”的激励下,他曾经东行游学于齐、魏等国,在那里授徒讲学。并在齐国留下其宝贵的讲稿。据1973年在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《战国纵横家书》记载,苏秦约与燕昭王处于同时代,而张仪则与秦惠文王处于同时代。

       苏秦的活动年代要比张仪晚二三十年。他们先后在鬼谷先生处学习游说技术,后来都成为著名的外交活动家,在合纵连横的兼并战争中建过功业,这些都先后为《鬼谷子》的成书创造了条件。

百度百科-鬼谷子

反以观往,复以验来,反以知古,复以知今,反以知彼,复以知此,是什么意思

       本经①阴符②七术③?

       盛神④法五龙⑤。盛神中有五气⑥,神为之长,心为之舍⑦,德为之人⑧。养神之所,归诸道⑨。道者,天地之始10,一其纪也11。物之所造,天之所生。包宏无形化气,先天地而成,莫见其形,莫知其名,谓之“神灵”。故道者,神明之源,一其化端12。是以德养五气,心能得一13,乃有其术。术者,心气之道所由;舍者,神乃为之使。九窍、十二舍14者,气之门户,心之总15摄16也。生受之天17,谓之真人。真人者,与天为一。而知之者,内修炼而知之,谓之圣人。圣人18者,以类19知之。故人与生一,出于化物20。知类在窍21,有所疑惑,通于心术,术必有不通。其通也,五气得养,务在舍神22。此之谓化。化有五气23者:志也、思也、神也、心也、德也,神其一长也。静和者养气,养气得其和。四者不衰,四边威势,无不为,存而舍之24,是谓神化归于身,谓之真人。真人者,同天而合道,执一25而养产万类,怀天心、施德养,无为以包志虑、思意,而行威势者也。士者,通达之,神盛乃能养志。?

       养志26法灵龟27。养志者,则心气28之思不达也。有所欲,志存而思之。志者,欲之使也。欲多则心散,心散则志衰,志衰则思不达也。故心气一则欲不偟29,欲不偟则志意不衰,志意不衰则思理达矣。理达则和通,和通则乱气不烦于胸中。故内以养志,外以知人;养志则心通矣,知人则分职明矣。将欲用之于人,必先知其养气志。知人气盛衰,而养其气志;察其所安,以知其所能。志不养,心气不固;心气不固,则思虑不达;思虑不达,则志意不实;志意不实,则应对不猛;应对不猛,则志失而心气虚;志失而心气虚,则丧其神矣;神丧则仿佛30,仿佛则参会31不一。养志之始,务在安己32;己安则志意实坚;志意实坚则威势不分。神明常固守,乃能分之。

       实意法螣蛇33。实意34者,气之虑也。心欲安静,虑欲深远;心安静则神明荣35,虑深远则计谋成;神明荣则志不可乱,计谋成则功不可间。意虑定则心遂安,心遂安则所行不错36,神者得则凝37。识气寄38,奸邪得而倚之,诈谋得而惑之,言无由心矣。故信心术39,守真一而不化,待人意虑之交会,听之候之也。计谋者,存亡枢机40。虑不会,则听不审41矣,候之不得。计谋失矣,则意无所信,虚而无实。故计谋之虑务在实意,实意必从心术始。无为而求安静,五脏42和通六腑43。精神魂魄固守不动,乃能内视、反听44、定志,思之太虚,待神往来,以观天地开闭,知万物所造化,见阴阳之终始,原人事之政理。不出户而知天下,不窥牖45而见天道。不见而命,不行而至,是谓“道”。知以通神明,应于无方而神宿矣。?

       分威46法伏熊47。分威者,神之覆48也。故静固志意,神归其舍,则威覆盛矣。威覆盛,则内实坚;内实坚,则莫当;莫当,则能以分人之威,而动其势,如其天。以实取虚,以有取无,若以镒称铢49。故动者必随,唱者必和,挠其一指,观其余次,动变见形,无能间者。审于唱和,以间见间,动变明,而威可分。将欲动变,必先养志,伏意以视间。知其固实者,自养也。让己者,养人也。故神存兵亡,乃为之形势。

       散势法鸷鸟50。散势者,神之使也。用之,必循间而动。威肃、内盛,推间而行之,则势散。夫散势者,心虚志溢。意失威势,精神不专,其言外而多变。故观其志意为度数,乃以揣说图事,尽圆方、齐长短。无间则不散势;散势者,待间而动,动而势分矣。故善思间者,必内精五气,外视虚实,动而不失分散之实;动则随其志意,知其计谋。势者,利害之决,权变之威。势散者,不以神肃察也。

       转圆法猛兽51。转圆者,无穷之计也。无穷者,必有圣人之心,以原不测之智。以不测之智而通心术,而神道混沌为一,以变论万类,说义无穷。智略计谋,各有形容52,或圆或方、或阴或阳、或吉或凶、事类不同。故圣人怀此之用。转圆而求其合。故与造化者为始,动作无不包大道,以观神明之域。?

       天地无极,人事无穷53,各以成其类。见其计谋,必知其吉凶、成败之所终也。转圆者,或转而吉,或转而凶。圣人以道先知存亡,乃知转圆而从方。圆者,所以合语;方者,所以错事54;转化者,所以观计谋;接物者,所以观进退之意。皆见其会。乃为要结,以接其说也。?

       损兑法灵蓍55。损兑者,机危56之决也。事有适然,物有成败。机危之动,不可不察。故圣人以无为待有德,言察辞合于事57。兑者,知之也58。损者,行之也。损之说之,物有不可者,圣人不为辞也。故智者不以言失人之言。故辞不烦59,而心不虚;志不乱,而意不邪。当其难易,而后为之谋,自然之道以为实。圆者不行,方者不止60,是谓“大功”。益之损之,皆为之辞。用分威散势之权,以见其兑威其机危,乃为之决。故善损兑者,譬若决水于千仞之堤,转圆石于万仞之溪。而能行此者,形势不得不然也。?

       译文?

        要使人的精神旺盛,就要效法五龙。旺盛的精神中有五气,精神是五气的总帅,心灵是五气的住所,品德是精神在人身上的表现。凡属培养精神的地方都归于“道”。所谓“道”,就是天地的本源,是天地的纲纪。创造万物的地方,就是天产生的地方。化育万物的气,在天地之前就形成了,可是没有人见过它的形状,也没有人知道它的名称。于是称之为“神灵”。所以说,“道”是神明的源泉,而“一”是变化的开端。品德可养五气,心能总揽五气,于是产生了“术”。“术”是心气的通道,是魂魄的使者。人体上的九个孔和十二舍是气进出人体的门户,心是这些的总管。从上天得到生命的人是真人,真人与天溶为一体。明白这些道数的人,是通过内心的修炼才明白的,这就叫作“圣人”,圣人能以此类推而明白一切道理,人与万物一起生成,都是事物变化的结果。人所以能知晓事物,主要是有九个可以接受事物的“窍”。如果对事物有所疑惑,就要采取一定的方法去排除,如果仍然不通,那就是方法不当。当九窍畅通之时,五气就会得到滋养,滋养五气就要使精气住下,这就是所说的“化”。所谓化,必须有五气,主要是指志、思、神、心、德而言,其中“神”是五气的总帅。如果宁静、祥和就能养气,养气就能得到祥和。这四个方面都不哀弱,周围就构不成威胁,对这种情况可以用“无为”来处之。把五气寓于自身,就是所谓神化,当这种神化归于自身时,那就是真人了。?

        所谓真人,就是已经把自身与自然溶为一体,与大道完全符合,坚守无为法则来化育万物,他们以大自然的胸怀,广施善德来滋养五气,本着无为法则,包容智虑、思意,施展神威。士人如能心术通达,心神盛大,就能修养自己的心志。?

        修养心志的办法是效法灵龟。修养心志是由于思虑还没有通达。如果一个人有什么欲望,就会在心中想着去满足欲望。所以说心志不过是欲望的使者。欲望多了,心神就会涣散,意志就会消沉。意志消沉,思虑就无法通达。因此,心神专一,欲望就不会过多;欲望不多,意志就不会消沉;意志不消沉,思想脉络就会畅通;思想脉络畅通,就能心气和顺;心气和通就没有乱气郁积于心中。?

        因此,对内要以修养自己的五气为主。对外,要明察各种人物。修养自己可以使心情舒畅;了解他人可以知人善任。如果想重用一个人,应先知道他的养气功夫,因为只有了解了一个人的五气和心志的盛衰之后,才能继续修养他的五气和心志,然后再观察他的心志是否安稳,了解他的才能到底有多大。?

        如果一个人的心志都得不到修养,那么五气就不会稳固;五气不稳固,思想就不会舒畅;思想不舒畅,意志就不会坚定;意志不坚定,应付外界的能力就不强;应付外界能力不强,就容易丧失意志,心里空虚;丧失意志,心里空虚,就丧失了神智;人一旦丧失了神智,他的精神就会陷入恍惚的状态;精神一旦陷入恍惚状态,那么他的意志、心气、精神三者就不会协调一致。?

        所以修养意志的首要前提是安定自己。自己安定了意志才能坚定;意志坚定了,威势才不分散,精神才能固守。只有这样,才能使对手的威势分散。?

        要坚定意志,就要效法?蛇。坚定意志就是要在五气和思想上下功夫。心情要安祥宁静,思虑要周到深远。只有心情安祥宁静,精神就会愉快;只有思虑深远,计谋才能成功。精神愉快,心志就不会紊乱;计谋成功,功业就不可抹杀。?

        意志和思虑能安定,心情就能安祥,其行为没有差错,精神就能宁静。如果胆识和心气都是暂时寄住,那么奸邪就会乘虚而入,诈谋也会乘机来施展,讲出的话也不是经过用心考虑的。所以要坚信通达心灵的方法,信守纯真始终不变,静静地等待意志和思虑的交汇,听候期待这一时机的到来。计谋是国家存亡的关键,思虑不与意志交会,所听到的事就不详明。即使等候,时机也不会到来,计谋也就失去了作用,那么意志也就无所依赖,计谋也就成了虚而不实的东西。所以,思虑计谋时务心要做到意志坚强,心气宁静。无为要求安静五脏和通六腑,使精神、魂魄固守纯真,不为外界所动。于是就可以对内自我省察,对外听取消息。凝神定志,神游太虚幻境,等待时机与神仙往来,观察开天辟地的规律,了解自然界万物演变的过程,揭示阴阳变化的规律,探索人世间治国安邦的道理。这样自己不出门就可以知晓天下大事,不开窗就可以看见天道,没看见民众就发出命令,没推行政令就天下大治,这就是所谓的“道”。它可以与神明交往,与无限的世界相应和,并能使神明长驻心中。?

        分布隐蔽威风,就要效法伏熊。所谓分威,就是把威风一部分掩蔽起来。要平心静气地坚持志向,使精神归于心舍,那么威风就因为阻碍而更加强劲。威风因隐伏而强劲,内心就更坚定有底。内心坚定,就所向无敌。所向无敌,就可用分布隐伏威风来壮大气势。使其像天一样壮阔。用实来取虚,用有来取无,就像用镒来称珠一样轻而易举。因此,只要行动,就会有人跟随;只要呐喊,就会有人附和。只要屈起一个指头,就可以观察其余各指,只要能见到各指活动的情形,就说明外人无法离间他们。如果通晓唱和的道理,就可用离间的方法去加大敌人的裂痕。如果审察透彻,就可使敌人的弱点暴露出来。这样行动就不会盲目,威势也可以分散一些。将要有所行动必须先修养心志,并把意图隐蔽起来,暗中观察对手的漏洞。凡是懂得坚持自己意志的人,就是能自我养气的人。凡是知道谦让的人,就是能替人养气的人。因此要设法让精神的交往发展下去,让武力争斗得以化解。这就是所要实现的形势。

        散开舒展气势就要效法鸷鸟。散开气势是由精神支配,实行时必须沿着空隙运行,才能威风壮大、内力强盛。如果寻找缝隙运行,那么气势就可以散开。散开气势的人,能包容一切和决定一切。意念一旦丧失威势,精神就会陷于涣散,言语就会外露无常。为此,要考察对方意志的度数,以便用揣摩之术来图谋大事,比较方圆,衡量长短。如果没有间隙就不分散气势。所谓散势,就是等待适当时机而行动。一旦采取行动,气势就会分散。因此,善于研究用间的人,一定要对内精通五气,对外观察虚实。即使行动,也不使自己失之于分散。行动起来以后就要跟踪对方的思路,并掌握对方的计谋。有气势,就可以决定利弊得失,就可以威胁权变的结局;气势一旦衰败,就没有必要再费心去认真研究了。?

        要把智谋运用得像转动圆球一样,就要效法猛兽。所谓转圆,是一种变化无穷的计谋。要有无穷的计谋,必须有圣人的胸怀,以施展深不可测的智慧,再使用深不可测的智慧来沟通心术。哪怕在神明与天道混为一体之时,也可以推测出事物变化的道理,可以解释宇宙无穷无尽的奥秘。不论是智慧韬略还是奇计良谋,都各有各的形式和内容。或是圆略,或是方略,有阴谋、有阳谋、有吉智,有凶智,都因事物的不同而不同。圣人凭借这些智谋的运用,转圆变化以求得与道相合。从创造化育万事万物的人开始,各种活动和行为没有不与天道相合的,借此也可以反映自己的内心世界。天地是广大无边的,人事是无穷无尽的。所有这些又各以其特点分成不同的类别。考察其中的计谋,就可以知道成败的结果。所谓转圆,或转而吉,或转而凶。圣人凭借道来预测存亡大事,于是也知道了转圆是为了就方。所谓圆,就是为了便于语言合转;所谓方;就是为使事物稳定;所谓转化,是为了观察计谋;所谓接物,是考察进退的想法。对这四种办法要融汇贯通,然后归纳出要点和结论,以发展圣人的学说。

        要预测事物的损益就要效法灵蓍。所谓损益,取决于事物刚刚有征兆的时候。事情的发展有是否适时的问题,也有成败的问题,即使是很轻微的变化,也不可不细心观察。所以圣人用无为来对待有德之人,当对方说话时就观察他的言辞,并考核对方所做的事。“益”,是要了解的对象。“损”,是要实施的行动。无论是损还是益都有行不通的时候。圣人对此并不勉强辩说。所以,圣人不以自己的言论来改变人家的言论。言辞不烦琐,内心也不浮燥。意志不乱,思虑不邪,当事情遇到麻烦时,就为之谋划,把自然的规律作为内容。圆的计谋不善自运行,方的计谋不随便停止,这就叫作“大功”。不论是益是损,都是借助语言工具进行的。运用分威散势的方法来处理政界斗争,以体现“兑”的威力。事情刚刚出现征兆时,就要及时为之决断。所以说,善于损兑的人,就好像在千仞的大堤上决口放水,又好像在万丈的高山上向下滚动圆石。?

《鬼谷子》捭阖第一(原文附译解)

       出处:《鬼谷子·反应》(春秋)鬼谷子

       原文:古之大化者,乃与无形俱生。反以观往,覆以验来;反以知古,覆以知今;反以知彼,覆以知己。动静虚实之理,不合来今,反古而求之。事有反而得覆⑥者,圣人之意也,不可不察。

       译文:在古代能以“大道”来化育万物的圣人,其所作所为都能与自然的发展变化相吻全。反顾以追溯既往,再回首以察验未来;反顾以考察历史,再回首以了解当今;反顾以洞察对方,再回首以认识自我。

       动静、虚实的原则,如果在未来和今天都得不到应用,那就要到过去的历史中去考察前人的经验。有些事情是要反复探索才能把握的,这是圣人的见解,不可不认真研究。

扩展资料

       鬼谷子(约公元前400年一公元前320年),名王诩,又名王禅,道号鬼谷子。春秋战国时期楚国人,相传祖籍朝歌(今淇县) 城南。春秋战国时期著名的思想家、谋略家,兵家、教育家,是纵横家的鼻祖,是中国历史上一位极具神秘色彩的人物,被誉为千古奇人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鬼谷子精通数学星纬、兵学耀略、游学势理、养性修身及纵横术,长于持身养性,精于心理揣摩,深明刚柔之势,通晓纵横捭阖之术,独具通天之智。周游四方,广交朋友。他的弟子有兵家:孙膑、庞涓、尉缭子;纵横家:苏秦、张仪、毛遂;被誉为商圣的范蠡等。

       《鬼谷子》作为鬼谷子教徒授业的教材,培养出了苏秦、张仪等纵横家。春秋战国时,纵横家“一怒而诸侯惧,安居则天下熄”,章学诚在《文史通义》中感慨道:“战国者,纵横之世也!”纵横家们通过精湛的游说技巧,促进了社会的大一统和历史的前进发展。

       《鬼谷子》成书于战国时期,书中以黄老为主渗透出儒家、阴阳家、兵家等诸家学说的思想内涵,集诸子百家学说之大成。对《鬼谷子》的研究,可以清晰地了解先秦时期的百家思想,从而对各家学派能有一个全面而系统的掌握,清晰地了解春秋战国文化史。

       百度百科-鬼谷子

       百度百科-鬼谷子·反应

鬼谷子道:口乃心之门户 怎么理解?

       《鬼谷子》捭bǎi阖hé第一

        奥若稽古圣人之在天地间也,为众生之先,观阴阳之开阖以名命物;知存亡之门户,筹策万类之终始,达人心之理,见变化之朕焉,而守司其门户。故圣人之在天下也,自古及阖今,其道一也。

        变化无穷,各有所归,或阴或阳,或柔或刚,或开或闭,或驰或张。是故圣人一守司其门户,审察其所先后,度权量能,校其伎巧短长。

        夫贤、不肖;智、愚;勇、怯;仁、义;有差。乃可捭,乃可阖,乃可进,乃可退,乃可贱,乃可贵;无为以牧之。

        审定有无,与其虚实,随其嗜欲以见其志意。微排其言而捭反之,以求其实,贵得其指。阖而捭之,以求其利。或开而示之,或阖而闭之。

        开而示之者,同其情也。阖而闭之者,异其诚也。可与不可,审明其计谋,以原其同异。离合有守,先从其志。即欲捭之,贵周;即欲阖之,贵密。周密之贵微,而与道相追。

        捭之者,料其情也。阖之者,结其诚也,皆见其权衡轻重,乃为之度数,圣人因而为之虑。其不中权衡度数,圣人因而自为之虑。

        故捭者,或捭而出之,而捭而内之。阖者,或阖而取之,或阖而去之。

       捭阖者,天地之道。捭阖者,以变动阴阳,四时开闭,以化万物;纵横反出,反复反忤,必由此矣。

        捭阖者,道之大化,说之变也。必豫审其变化。吉凶大命口焉。口者,心之门户也。心者,神之主也。志意、喜欲、思虑、智谋,此皆由门户出入。故关之矣捭阖,制之以出入。

        捭之者,开也,言也,阳也。阖之者,闭也,默也,阴也。阴阳其和,终始其义。

        故言「长生」、「安乐」、「富贵」、「尊荣」、「显名」、「爱好」、「财利」、「得意」、「喜欲」,为『阳』,曰『始』。

        故言「死亡」、「忧患」、「贫贱」、「苦辱」、「弃损」、「亡利」、「失意」、「有害」、「刑戮」、「诛罚」,为『阴』,曰『终』。

        诸言法阳之类者,皆曰『始』;言善以始其事。诸言法阴之类者,皆曰『终』;言恶以终其谋。

        捭阖之道,以阴阳试之。故与阳言者,依崇高。与阴言者,依卑小。以下求小,以高求大。由此言之,无所不出,无所不入,无所不可。可以说人,可以说家,可以说国,可以说天下。

        为小无内,为大无外;益损、去就、倍反,皆以阴阳御其事。

        阳动而行,阴止而藏;阳动而出,阴隐而入;阳远终阴,阴极反阳。

        以阳动者,德相生也。以阴静者,形相成也。以阳求阴,苞以德也;以阴结阳,施以力也。阴阳相求,由捭阖也。此天地阴阳之道,而说人之法也。为万事之先,是谓圆方之门户。

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的原文

       口乃心之门户 出自《鬼谷子》

       原文:口者,心之门户也。心者,神之主也。志意、喜欲、思虑、智谋,此皆由门户出入。故关之矣捭阖,制之以出入。

       口乃心之门户意思:

        嘴是诉说你心里想法的唯一途径 你心里想什么必须用嘴才能表达出来 别人才能理解。

《鬼谷子》:抵巇之术-查缺补漏与防患未然

        盛神中有五气,神为之长,心为之舍,德为之人;养神之所,归诸道。道者,天地之

       始,一其纪也。物之所造,天之所生,包容无形,化气先天地而成,莫见其形,莫知其名,

       谓之神灵。故道者,神明之源,一其化端,是以德养五气,心能得一,乃有其术。术者,心

       气之道所由舍也,神乃为之使。九窍十二舍者,气之门户,心之总摄也。

       生受之天,谓之真人;真人者,与天为一而知之者。内修练而知之,谓之圣人;圣人者,以类知

       之。故人与生一出于化物。知类在窍,有所疑惑,通于心术,术必有不通。其通

       也,五气得养,务在舍神,此谓之化。化有五气者,志也、思也、神也、心也、德也;神其一长

       也。静和者,养气。养气得其和,四者不衰。四边威势无不为,存而舍之,是谓神。化归于

       身,谓之真人。真人者,同天而合道,执一而养万类,怀天心,施德养,无为以包志虑思意

       而行威势者也。士者通达之神盛,乃能养志。

      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养志者,心气之思不达也。有所欲,志存而思之。志者,欲之使也。欲多则心散,心散

       则志衰,志衰则思不达也。故心气一则欲不偟,欲不徨则志意不衰,志意不衰则思理达矣。理

       达则和通,和通则乱气不烦于胸中,故内以养气,外以知人。养志则心通矣,知人则分识明

       矣。将欲用之于人,必先知其养气志。知人气盛衰,而养其气志,察其所安,以知其所能。

       志不养,则心气不固;心气不固,则思虑不达;思虑不达,则志意不实。志意不实,则

       应对不猛;应对不猛,则志失而心气虚;志失而心气虚,则丧其神矣;神丧,则仿佛;仿

       佛,则参会不一。养志之始,务在安己;己安,则志意实坚;志意实坚,则威势不分,神明

       常固守,乃能分之。

      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实意者,气之虑也。心欲安静,虑欲深远;心安静则神明荣,虑深远则计谋成;神明荣

       则志不可乱,计谋成则功不可间。意虑定则收遂,安则其所行不错,神者得。则

       凝。识气寄,奸邪得而倚之,诈谋得而惑之;言无由心矣。固信心术守真一而不化,待人意

       率之交会,听之候之也。寄谋者,存亡之枢机。虑不会,则听不审矣。候之不得,寄谋失矣。

       则意无所信,虚而无实。无为而求,安静五脏,和通六腑;精神魂魄固守不动,乃能内视反

       听,定志思之太虚,待神往来。以观天地开辟,知万物所造化,见阴阳之终始,原人事之政

       理。不出户而知天下,不窥牖而见天道;不见而命,不行而至;是谓道知。以通神明,应于

       无方,而神宿矣。

      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分威者,神之覆也。故静固意志,神归其舍,则威覆盛矣。威覆盛,则内实坚;内实

       坚,则莫当;莫当,则能以分人之威而动其势,如其天。以实取虚,以有取无,若以镒称

       铢。故动者必随,唱者必和。挠其一指,观其余次,动变见形,无能间者。审于唱和,以间

       见间,动变明而威可分。将欲动变,必先养志拂意以观间。知其固实者,自养也。让己者,养

       人也。故神存兵亡,乃为知形势。

      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散势者,神之使也。用之,必循间而动。威肃内盛,推间而行之,则势散。夫散势者,

       心虚志溢;意衰威失,精神不专,其言外而多变。故观其志意,为度数,乃以揣说图事,尽

       圆方,齐短长。无间则不散势,散势者,待间而动,动势分矣。故善思间者,必内精五气,外视

       虚实,动而不失分散之实。动则随其志意,知其计谋。势者,利害之决,权变之势。势败

       者,不以神肃察也。

      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转圆者,无穷之计也。无穷者,必有圣人之心,以原不测之智;以不测之智而通心术,

       而神道混沌为一。以变论万类,说意无穷。智略计谋,各有形容,或圆或方,或阴或阳,或

       吉或凶,事类不同。故圣人怀此用,转圆而求其合。故与造化者为始,动作无不包大道,以

       观神明之域。

       天地无极,人事无穷,各以成其类;见其计谋,必知其吉凶成败之所终也。转圆者,或转

       而吉,或转而凶,圣人以道,先知存亡,乃知转圆而从方。圆者,所以合语;方者,所以错

       事。转化者,所以观计谋;接物者,所以观进退之意。皆见其会,乃为要结以接其说也。

      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损兑者,机危之决也。事有适然,物有成败,机危之动,不可不察。故圣人以无为待有

       德,言察辞合于事。兑者,知之也。损者,行之也。损之说之,物有不可者,圣人不为

       辞也。故智者不以言失人之言,故辞不烦而心不虚,志不乱而意不邪。当其难易,而后为之

       谋;因自然之道以为实。圆者不行,方者不止,是谓大功。益之损之,皆为之辞。用分威散

       势之权,以见其兑,威其机危乃为之决。故善损悦者,譬若决水于千仞之堤,转圆石于万仞

       之谷。而能行此者,形势不得不然也。

       1.原文:物有自然,事有合离。

       有近而不可见,有远而可知。

        近而不可见者,不察其辞也;远而可知者,反往以验来也。

        译文: 世间万物都有自己本身的自然属性,万事也都有自己的分合规律。

        但对这些属性和规律,有的近在眼前却难以看透,有的远在天边却了如指掌。

        近在眼前难以看透,是因为没有掌握其自身独具的特征;远在天边却了如指掌,是因为对其历史和现状都做了深入研究,能够反观往昔以比证未来。

        例子:

        为什么种田的人对于二十四节气那么熟悉,而对于我这种没种过田的人却印象不深,记不全二十四节气对应的时间呢?

        是因为口口相传以及不断在实践中巩固的原因;

        小时候就经常听奶奶说什么节气会刮什么风,适合晒腊肉了;

        怎么判断的?是上一代人交给下一代人一些简单容易记忆的口诀,还有结合自身的经验一起传了下来;

        俗话说看天吃饭,他们掌握了二十四节气的歌诀就会如鱼得水,运用的炉火纯青,在不断回顾中将历史悠久的知识记得越来越熟。

        2.原文: 巇者,罅也。

        罅者,涧也。

        涧者,成大隙也。

        巇始有朕,可抵而塞,可抵而却,可抵而息,可抵而匿,可抵而得,此谓抵巇之理也。

        事之危也,圣人知之,独保其用。

        因化说事,通达计谋,以识细微。经起秋毫之末,挥之于太山之本。

        译文: 微隙不管,就会发展成小缝;小缝不治,就会发展成中缝;中缝不堵,就会发展成大裂缝。

        微缝刚刚出现时,会有征兆可寻,可以治理、堵塞它,可以慢慢击退它,可以使之平息,可以让其逐渐泯灭,甚至可以去旧用新、趁机用适当的途径取而代之。

        这就是抵巇之术的基本原理。

        由此,在事物产生危机的征兆刚刚出现时,只有圣智之士才能敏锐地觉察到它,凭着自己的力量,追寻它变化的踪迹并暗中思量琢磨,通盘筹划,以找到产生微隙的原因。

        万事万物的发展变化常常如此,开始时都起于秋毫之末般微小的原因,如若任其发展下去,也会动摇如泰山般大而坚固的物体。

        例子:

        扁鹊进见蔡桓公,在蔡桓公面前站了一会儿,扁鹊说:“您在肌肤纹理间有些小病,不医治恐怕会加重。”

        蔡桓公说:“我没有病。”

        扁鹊离开后,蔡桓公说:“医生喜欢给没病的人治‘病’,以此来显示自己的本领。”

        过了十天,扁鹊再次进见蔡桓公,说:“您的病在肌肉里,不及时医治将会更加严重。”

        蔡桓公不理睬。

        扁鹊离开后,蔡桓公又不高兴。

        又过了十天,扁鹊再一次进见蔡桓公,说:“您的病在肠胃里了,不及时治疗将要更加严重。” 蔡桓公又没有理睬。

        扁鹊离开后,蔡桓公又不高兴。

        又过了十天,扁鹊远远地看见桓侯,掉头就跑。

        蔡桓公于是特意派人问他。

        扁鹊说:“小病在皮肤纹理之间,汤熨的力量所能达到的;病在肌肉和皮肤里面,用针灸可以治好;病在肠胃里,用火剂汤可以治好;病在骨髓里,那是司命神管辖的事情了,医生是没有办法医治的。现在病在骨髓里面,我因此不再请求为他治病了。”

        过了五天,蔡桓公身体疼痛,派人寻找扁鹊,扁鹊已经逃到秦国了。蔡桓公于是病死了。

        感悟:

        从这个故事里就能看见一个小问题变成无法解决难题的过程,导致最后回天乏术;

        扁鹊在刚开始时,就提醒过蔡桓公他身上有一些小问题,那时候疾病只是最表浅最容易治疗的时候,到了后面越来越严重,于是不重视的问题变成了重于泰山般严重的问题,病入膏肓。

        首先我们要防患于未然,在没生病的时候学会养生,其次是尽快开始处理目前阶段的问题,不等着病情恶化再来惋惜;

        忽然想起另一个故事:

        一个人与另一人同台竞争,而另一人很受上司重视,于是这个人就想到了挑拨离间的办法,使上司开始对那个人心有怀疑,导致后来完全不在信任他。

        如果在刚开始就阻止误解的扩大,心理的裂缝就不会越来越宽,随着疑心越来越重,没做错事情的人在那人看来也是有问题的了。

        总结

        抵巇之术是一种谋略,利用谈话时对方的漏洞攻其不备,可以与《反应篇》的语言规则一起运用,在反复探查话语的实情后,选择主动出击或等待最佳时机获得胜利。

       好了,今天关于“鬼谷子原文全文”的话题就讲到这里了。希望大家能够通过我的介绍对“鬼谷子原文全文”有更全面、深入的认识,并且能够在今后的实践中更好地运用所学知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