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好问诗词赏析_元好问诗词选

       在当今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,元好问诗词赏析也在不断发展变化。今天,我将和大家探讨关于元好问诗词赏析的今日更新,以期为大家带来新的启示。

1.元好问的《摸鱼儿.雁丘词》赏析 请看好要求 急大神们帮帮忙

2.元好问《客意》一诗的赏析

3.元好问《论诗三十首·十六》原文及翻译赏析

4.元好问《论诗三十首·十三》原文及翻译赏析

5.元好问《浣溪沙·往年宏辞御题有西山晴雪诗》原文及翻译赏析

元好问诗词赏析_元好问诗词选

元好问的《摸鱼儿.雁丘词》赏析 请看好要求 急大神们帮帮忙

       这首词名为咏物,实在抒情。问世间,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—— 大雁的生死至情深深地震撼了作者,他将自己的震惊、同情、感动,化为有力的诘问,问自己、问世人、问苍天,究竟“情是何物”?起句陡然发问似雷霆万钧,破空而来;如熔岩沸腾,奔涌而出。正如后来汤显祖在《牡丹亭·题词》中所说:“情之所至,生可以死,死可以复生,生不 可以死,死不可以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”情至极处,具是何物,竟至于要生死相许?作者的诘问引起读者深深的思索,引发出对世间生死不渝真情的热情讴歌。在“生死相许”之前加上“ 直教”二字,更加突出了“情”的力量之奇伟。词的开篇用问句,突如其来,先声夺人,犹如盘马弯弓,为下文描写雁的殉情蓄足了笔势,也使大雁殉情的内在意义得以升华。 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—— 这二句写雁的感人生活情景。大雁秋天南下越冬而春天北归,双宿双飞。作者称他们为 “双飞客”,赋予它们的比翼双飞以世间夫妻相爱的理想色彩。“天南地北” 从空间落笔,“几回寒暑” 从时间着墨,用高度的艺术概括,写出了大雁的相依为命、为下文的殉情作了必要的铺垫。 欢乐趣,别离苦,是中更有痴儿女—— 是中:于此,在这里面。这几句是说大雁长期以来共同生活,既是团聚的快乐,也有离别的酸楚,在平平淡淡的生活中形成了难以割舍的一往深情。长期以来,这对“双飞客”早已心心相印,痴情热爱,矢志不渝。“痴儿女”三字包含着词人的哀婉与同情,也使人联想到人世间更有许多真心相爱的痴情男女。 君应有语。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为谁去——君:指殉情的大雁。这四句是对大雁殉情前心理活动细致入微的揣摩描写。当网罗惊破双栖梦之后,作者认为孤雁心中必然会进行生与死、殉情与偷生的矛盾斗争。但这种犹豫与抉择的过程并未影响大雁殉情的挚诚。相反,更足以表明以死殉情是大雁深入思索后的理性抉择,从而揭示了殉情的真正原因:相依相伴,形影不离的情侣已逝,自己形孤影单,前路渺茫,失去一生的至爱,即使荀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?于是痛下决心, “自投于地而死”。“万里”、“千山”写征途之遥远,“层云”、 “暮雪”状前景之艰难。此四句用烘托的手法,揭示了大雁心理活动的轨迹,交待了殉情的深层原因。 横汾路,寂寞当年箫鼓。荒烟依旧平楚—— 这几句借助对历史盛迹的追忆与对眼前自然景物的描绘,渲染了大雁殉情的不朽意义。 “横汾路”指当年汉武帝巡幸处。“寂寞当年箫鼓”是倒装句,即当年箫鼓寂寞。楚:即从莽,平楚就是平林。这几句说的是,在这汾水一带,当年本是帝王游幸欢乐的地方,可是现在已经一片荒凉,平林漠漠,荒烟如织。据《史记·封禅书》记载,汉武帝曾率文武百官至汾水边巡祭后土,武帝做《秋风辞》,其中有“泛楼船兮济汾河,横中流兮扬素波,箫鼓鸣兮发棹歌”之句,可见当时是箫鼓喧天,棹歌四起,山鸣谷应,何等热闹。而今天却是四处冷烟衰草,一派萧条冷落景象。古与今,盛与衰,喧嚣与冷落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在这几句中,词人用当年武帝巡幸,炫赫一时,转瞬间烟消云散,反衬了真情的万古长存。 招魂楚些何嗟及,山鬼自啼风雨——些,句未象声词。《楚辞·招魂》句尾均用“些”字,所以称“楚些”。这句意思是 武帝已死,招魂无济于事。山鬼自啼风雨——《楚辞·九歌》中有《山鬼》篇,描写山中女神失恋的悲哀。这里说的是山鬼枉自悲啼,而死者已矣。以上两句借《楚辞》之典反衬了殉情大雁真情的永垂不朽。 天也妒。未信与,莺儿燕子俱黄土—— 大雁生死相许的深情连上天也嫉妒,所以这对殉情的大雁决不会和一般的莺儿燕子一样化为黄土。而是“留得生前身后名”,与世长存。这几句从反面衬托,更加突出了大雁殉情的崇高,为下文寻访雁丘作好铺垫。 千秋万古。为留待骚人,狂歌痛饮,来访雁丘处—— 这是从正面对大雁的称赞。词人展开想象,千秋万古后,也会有像他和他的朋友们一样的“钟于情”的骚人墨客,来寻访这小小的雁丘,来祭奠这一对爱侣的亡灵。“狂歌痛饮”生动地写出了人们的感动之深。全词结尾,寄寓了词人对殉情者的深切哀思,延伸了全词的历史跨度,使主题得以升华。

元好问《客意》一诗的赏析

       秋怀原文:

        凉叶萧萧散雨声,虚堂淅淅掩霜清。黄华自与西风约,白发先从远客生。吟似候虫秋更苦,梦和寒鹊夜频惊。何时石岭关山路,一望家山眼暂明?

秋怀翻译及注释

        翻译 一片片寒叶轻轻地飘洒,就像是传来沙沙的雨声;虚寂的厅堂秋风淅淅,遍地铺盖著露冷霜清。门外,黄菊依旧与西风相约而至;屋里,白发已先为远客伴愁而生。我好比知时应节的鸣虫,吟唱之声逢秋更苦;我又似是孤栖寒枝的乌鹊,怀乡之梦入夜屡惊。石岭关山的小路呵,何时才能够再次登临——望一眼家乡的山水呵,我的双眼顿时闪耀出喜悦的光芒?

        注释 1﹑凉叶:在寒风中的树叶。萧萧:落叶声。散:散播﹑散发。雨声:指落叶声像雨声一样。2﹑淅淅:风声。掩霜清:即掩于霜清,意思是被清冷的秋霜遮盖著。掩,铺散,遮盖。3﹑黄华:指菊花。华,同「花」。4﹑远客:远离家乡的客子。5﹑候虫:随季节而生或发鸣声的昆虫,如秋天的蟋蟀等。黄庭坚《胡宗元诗集序》说:「候虫之声,则末世诗人之言似之。」6﹑眼暂明:指因喜悦而眼神顿时明亮起来。暂:顿时。

秋怀鉴赏

        金宣宗兴定二年(1218),诗人从三乡镇移居登封,过上了比较安定的生活。然而,战争的形势却日趋险恶。当年九月,蒙军主帅木华华黎集结大军,包围了太原,并攻破了濠垣,诗人面对破碎的山河,怀旧沦陷的故乡,心中抑郁难平。在这首诗中,诗人以候虫和寒鹊自喻,抒发了流落他乡的凄凉苦闷和对于家乡的殷切怀念。 诗词作品:秋怀 诗词作者: 金朝 元好问 诗词归类:秋天、写景、思乡

       

元好问《论诗三十首·十六》原文及翻译赏析

       元好问是金代最有成就的诗人。其绝句追慕杜甫和苏轼,感情沉挚,风格刚健。元好问,字裕之,系北魏拓跋氏的后代。曾任行尚书省左司员外郎等职,金亡不仕。其感时伤乱之作,风格尤为沉郁。《客意》:雪屋灯青客枕孤,眼中了了见归途,山间儿女应相望,十月初旬得到无?

       这是诗人晚年之作,抒发了思家盼归的急切心情。首句从环境的清冷来渲染客意的孤寂。本来离家在外,孤身一人,已甚孤寂,偏偏又是雪天客居他乡,一盏青灯相伴,孤枕难眠,更显寂寞清冷。正是这孤寂的心境,把诗人的心绪引向归途。次句“眼中了了见归途”便是写枕上思绪茫茫,仿佛清清楚楚看见了归家之途。这种思绪的幻化,把思归心情更深化了一层。

       后两句,沿着幻化的思绪,从空间向家乡靠近。“山间儿女应相望”,仿佛看见儿女们在山间登高远眺;“十月初旬得到无”,仿佛听见他们在推想:十月初旬,父亲能不能回到家里。从家乡儿女方落笔,写儿女盼父归家的殷切心情,更反衬出诗人对家乡亲人的深切思念。

       这首诗,作者从“客意”中表现出对儿女的深爱,语言平易,感情真挚深厚,读来诗味极浓。

元好问《论诗三十首·十三》原文及翻译赏析

       论诗三十首·十六原文:

        切切秋虫万古情,灯前山鬼泪纵横。鉴湖春好无人赋,「岸夹桃花锦浪生。」

论诗三十首·十六赏析

        这首诗是评论幽僻清冷的诗歌风格。大凡万古言情之作,皆凄切如秋虫之悲鸣;抚写境象,也凄凉如山鬼的零泪。前二句泛叙古今悲情,构造出一片悲愁哀苦的境界。一般认为这两句是在说李贺,因李贺诗中常有「秋虫」、「山鬼」的意象;也有认为指李贺、孟郊二人,因孟郊常以「秋虫」自喻。这两句可解释为泛说全体这类相似风格的诗人。 孟郊、李贺都穷愁不遇,作诗都好苦吟,诗风都较幽冷。 穷愁本是人生不幸,无可厚非,问题在于如何处穷。元好问的态度非常明确,认为应该是「厄穷而不悯,遗佚而不怨」(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。孟郊、李贺显然没有如此泰然,寒乞之声不绝于耳,诗境幽冷凄婉。元好问反对幽僻凄冷的诗歌境界,即他所说,「要造微,不要鬼窟中觅活计」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。孟郊诗歌可谓造微,但他所得不过是秋虫之类幽微之物。李贺也是如此,有些诗篇正是从「鬼窟中觅活计」。孟郊、李贺的这种诗风,与元好问尚壮美、崇自然之旨相背,故元好问讥评之。

        后两句「鉴湖春好无人赋,夹岸桃花锦浪生」,正如宗廷辅所说,是「就诗境言之」。「夹岸桃花锦浪生」是李白《鹦鹉洲》中的诗句,元好问借此来形容鉴湖(又名镜湖)春色,展现的是与孟郊、李贺迥然不同的开阔明朗、清新鲜活的境界。「无人赋」三字又表明,他的批评对像绝非孟郊、李贺个别诗人,而是以他们为代表的中晚唐贫士文人,特别是与孟郊近似的一些诗人。 由此可见,该诗是通过孟郊、李贺来批评中晚唐穷愁苦吟一派诗人,没有盛唐开阔明朗气象,而流于幽僻凄冷。

        诗词作品:论诗三十首·十六 诗词作者: 金朝 元好问 诗词归类:评论、组诗

       

元好问《浣溪沙·往年宏辞御题有西山晴雪诗》原文及翻译赏析

       论诗三十首·十三原文:

        万古文章有坦途,纵横谁似玉川卢?真书不入今人眼,儿辈从教鬼画符。

论诗三十首·十三简析

        这首诗是批评卢仝的追求险怪的诗风。中唐时追求险怪诗风的主要是韩孟诗派。韩愈的诗风的主要特点是深险怪僻,好追求奇特的形象。他善于捕捉和表现变态百出的景物;展开丰富奇特的想像,怪幻诡谲的构思,创造匪夷所思的形象;以文为诗,用奇字、造拗句,押险韵,避熟就生,因难见巧。韩孟诗派开一代诗风,在创造出雄奇险怪的意象,在反对传统锐意创新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贡献,但也难免流入另一种险怪艰奥,拼凑堆砌,玩弄技巧的 *** 。卢仝受到韩愈的影响,诗作过于好奇逞怪。元好问否定了这种诗歌风格,认为这种创作是「鬼画符」。 诗词作品:论诗三十首·十三 诗词作者: 金朝 元好问 诗词归类:评论、组诗

       浣溪沙·往年宏辞御题有西山晴雪诗原文:

        日射云间五色芝,鸳鸯宫瓦碧参差。西山晴雪入新诗。焦土已经三月火,残花犹发万年枝。他年江令独来时。

浣溪沙·往年宏辞御题有西山晴雪诗注释

        1五色芝:即灵芝。能益精气、强筋骨,久食延寿,旧以为兆端之草。2鸳鸯宫瓦:宫瓦俯仰相次,故以鸳鸯名之。3西山晴雪:作者自注,往年宏辞御题有西山晴雪诗。4三月火:指蒙古军队的烧杀劫掠。《史记·项羽本纪》中载:项羽引兵屠咸阳,烧秦宫,火三月不灭。后世便以「三月火」为遭劫之典。5江令:指南朝人江总,官至尚书令,世称江令。不理政务,日与陈后主游宴 *** ,颇有文名,陈亡入隋,此作者以江令自喻。

浣溪沙·往年宏辞御题有西山晴雪诗赏析

        金亡之后,词人重游故都,触景生情,咏词寄怀。

        上片追忆 金朝 往昔盛况。「日射云间」二句意谓昔日在阳光照耀下的皇宫生长著五色神芝,宫殿鸳鸯碧瓦,红墙参差,一片昌盛景象。「西山」句,回忆曾将「西山晴雪」写入新诗的旧事,借眼前之景写怀念旧君情。

        下片转写现实。「焦土」二句,写蒙古军烧杀掠抢,社稷倾覆,故都化为焦土,而花枝树木不知人事之悲,依然年复一年自开自落,物是人非,愈感悲痛。最后以亡国入隋的江令自喻,自己已沦为异国臣民,在亡国后又独自重游故都,怎不令人感慨万千?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全篇采用今昔对比的手法,写世事变迁,寓黍离之悲,是血泪和流的国难实录,语极痛切,情极感人。

        诗词作品:浣溪沙·往年宏辞御题有西山晴雪诗 诗词作者: 金朝 元好问 诗词归类:追忆、怀念、感伤

       好了,今天关于“元好问诗词赏析”的话题就讲到这里了。希望大家能够通过我的介绍对“元好问诗词赏析”有更全面的认识,并且能够在今后的实践中更好地运用所学知识。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或需要进一步的信息,请随时告诉我。